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一字未宜忽,语语悟其神

作者: 王志芬

  教学小说,语言的品味尤其重要,要能够从字词的品味中准确地理解作者所传达的情意。但很多老师只注重那些外在色彩鲜明的“惊人”之语,对那些“貌不惊人”之语却置之不理,辜负了作者辛勤耕耘语言之功力。本文以肖培东老师《孔乙己》的教学为例对那些“貌不惊人”之语进行一番探幽,说明语言品味之重要。
  一、关注反复出现的字词
  “文中用字,在当不在奇。”选入教材的经典小说,其语言文字都是独特美妙的,那些在文中反复出现的词语,虽然不是什么惊人之语,但作者选择了这个词,就一定有其独到的作用,关注它们,走进它们,才能感受到作者所要传达的意图。且看肖老师《孔乙己》的教学片断:
  生: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
  师:从哪个字可以判断出大家对孔乙己的伤疤记得特深?你说。
  生:“新”字,说明老伤疤大家都没忘记。
  生:“又”字,说明这样的嘲笑不止一次。
  师:“新”字有味,“又”字更有味。来,我们将“又”字去掉,读读看。“孔乙己,你脸上添新伤疤了!”“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这个“又”字说明什么?
  生:说明孔乙己不是第一次因为偷书被打而落下伤疤,那些人也不是第一次嘲笑他。
  师:如果你能把语句顺序反一反,我觉得更棒。表达的时候要从“那些人”出发。
  生:因为那些人不是第一次这样嘲笑孔乙己了,也说明孔乙己也不是这样因为偷书被打而落下伤疤。
  师:后面说话还有“又”字吗?
  生:“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读得很响,嘲讽)
  师:你为什么读那么响呢?
  生:这个时候整个店里的人都在嘲笑孔乙己。
  师:个体嘲笑转成群体嘲笑,哪几个词加重了这样的嘲讽语气?
  生: “又”字。
  生: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孔乙己还欠十九个钱呢!”
  “孔乙己你脸上又添新伤疤了。”一个“又”字让我们看到一个满脸疤痕,新伤、旧伤交错的孔乙己,一个受人欺凌的社会最底层的落魄人儿形象。“你一定又偷人家东西了”一个“又”字让我看到一个“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孔乙己形象,他似乎不会营生,经常做着一些偷偷摸摸的勾当。“又”字的反复使用把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受人嘲笑欺凌,甚至有些好吃懒做的孔乙己形象描绘得淋漓尽致。到了第二年端午节的“又说”,一个“又”字说明掌柜每到端午节都要说孔乙己,而且是说孔乙己的欠着他的十九个钱,从这个“又”字我们不仅看到了社会的冷漠,人情的淡薄,当然也从这个“又”字看到了孔乙己的生活在每况日下,已经到了难以维持自身生活的地步。
  在对这一个反复出现的“又”字的品读中,社会的冷漠人情的淡薄,看客的形象,孔乙己的形象已积淀在学生的内心深处。
  二、关注说话状态的动词
  小说中表说话状态的词很多,但很多时候我们只会关注说话的内容,而忽略了内容前表状态的词,对于这些语言如不深入其中细细品读,我们就会错过了这些词所特有的功效,更不能透过这些词看到说话者的表情、态度以及他们的性格。肖老师《孔乙己》的教学中,通过品读“叫道”“嚷道”把酒店里看客的形象淋漓尽致地描绘了出来。
  生读:“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声音有点低)
  师:是这样说的吗?同学们,这句话怎么说,你说说看。
  生:“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声情并茂)
  师:你读的声音为什么比他响?
  生:就是要表现出一种外人对孔乙己的嘲笑,高声嘲笑。
  师:哪个字可以看出这样子的嘲笑?
  生:叫道。
  师:对,是有人“叫”道,声音要拉高拉长的。来,你再来叫叫看。
  生:孔乙己,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
  生:“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读得很响,嘲讽)
  师:你为什么读那么响呢?
  生:这个时候整个店里的人都在嘲笑孔乙己。
  师:个体嘲笑转成群体嘲笑,哪几个词加重了这样的嘲讽语气?
  师:我们一起看看这句话,“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哎,这里又有一个“又”字,而且说话人已经不是他,注意啊,是“他们”,因此这句话是众多酒客一起“嚷”出来的。我们一起来嚷,好不好,预备起――
  生齐读:你一定又偷人家东西了。(高声,嘲讽)
  师:故意的味道没有出来,你还要给我摆出点故意的味道来。“故意的”预备起――
  生齐读此句,师再读此句。(故意嘲讽味足)
  该片段的教学中,刚开始朗读的时候,学生没有关注到“叫”这个表说话状态的词,然后肖老师就引导学生朗读。继而,学生才恍然,原来作者在说这句话的前面还有一个“叫”字。孔乙己脸上添了伤疤,这本是孔乙己的痛,大家应该回避他的伤疤,回避这个话题,可是酒店里的看客却是“叫道”。一个“叫道”要传达出的是看客们的幸灾乐祸。他们不关心孔乙己的伤势,不关心孔乙己的内心,只想从他的脸上寻到他们的谈资,只想从他的身上寻求他们的快乐。后面的“嚷道”更加深了他们嘲笑的语气。由个人的“叫到”变成了集体的“嚷道”,孔乙己就是身份卑微,地位低下的苦命人,短衣帮,店小二,甚至孩子都可以嘲笑他,都可以看不起他。“叫”“嚷”把大家的嘲笑、欢快、孔乙己的尴尬落魄描绘得淋漓尽致,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之感。
  阅读中关注表说话状态的字词能让我们更好的融入到语境中,能更好地感悟作者所要传达的内容。
  三、关注标点符号
  吕叔湘、朱德熙在《语法修辞讲话》中指出:“标点符号是文字里的有机组成部分,不是外面加上去的。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有一个独特的作用。”③这在对话中尤其明显。肖老师《孔乙己》教学片段中,肖老师引导学生从一个语气词“哦”和一个“!”去窥探掌柜的心理。   师读: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
  生读:哦。(很平淡)
  师:哦,他是这么说的吗?就这个“哦”字怎么读?你来。
  生:哦?(询问语气)
  师模仿读,再邀两生读。
  师:刚才前两位同学读“哦”,大家能听出是什么标点符号吗?
  生:第一个同学平平淡淡,应该是句号。第二个同学,感觉是问号。
  师:句号,问号。同学们考虑一下,句号,问号,那小说为什么用感叹号呢?来,再读,“他打折了腿了”――
  生(齐):哦!(感叹语气,惊讶)
  师:哦!为什么发出这声感叹?读书时有想过这问题吗?
  生:没有。
  师:读书就要潜入文字当中,甚至不放过一个标点。来,同学们,我们一起来试试看,句号时怎么说,“他打折了腿了”你们说――
  生齐说:哦。(句号语气,平淡)
  师:问号时怎么说,“他打折了腿了”?
  生齐说:哦?(问号语气,疑问)
  师:感叹号时又怎么说,“他打折了腿了”?
  生齐说:哦!(感叹语气,吃惊)
  师:哦!(声音延长)这个感叹号里包含怎样的感情?
  生:对孔乙己打折腿的惋惜。
  师:对孔乙己打折腿的惋惜?平时你表达惋惜会用感叹号的吗?
  生:我觉得是对他打折腿的惊讶。
  生:不关心腿,更想知道是怎么打折的,很好奇。
  生:急于听到这里面的故事,很好奇。
  师:对,惊讶好奇,想知道这个过程有着怎么样的新奇,它将成为这个酒店里的一个谈资一个笑点。所以,他不是关心孔乙己生死,而是猎奇这段所谓的痛快淋漓的被打。来,同学们,感叹号读读试试看,“他打折了腿了”――
  肖老师结合“哦”字后标点的品读,让学生在朗读中感悟语调、语气的作用,透过层层迷雾窥探掌柜的心理。句号、问号、感叹号的对比朗读让学生探寻到用感叹号的用意,即掌柜对孔乙己的被打表现出来的是惊讶,是新奇,而不是同情、关心。他既不关心孔乙己被打后的生活,也不关心孔乙己的死活,他关心的是孔乙己被谁打,是怎样打的。一个“哦”和“!”折射出的是掌柜自私、冷漠、无情的丑恶嘴脸。
  李海林主张不同的知识有不同的教法,文体知识是属于“事实性知识”,这类知识的教学需要采用以体验为途径的知识教学法,通过具体的作品的阅读、理解,获得亲身经历的经验,让学生对这些事实性知识“有感觉”④。也就是说,没有学生的“亲身体验”,光靠教师的讲解是没有用的,肖老师引导学生通过感叹号的朗读,让学生在读中思考,在读中感悟体验,从而加深对语言特点的认识,在不断的朗读实践中建构起来的知识,学生自然印象深刻,历久不忘。
  四、关注对话的节奏
  著名作家、小说理论家曹文轩教授说:“一部完全没有对话的小说,注定了是沉闷的、毫无生气的。在似乎无休止的叙述与描写暂时停止、从而转让给人物对话时,将会使阅读进入充满兴趣的状态,其情形犹如走在荒寂的野道上,忽然听到了人的谈话声。”⑤正因为对话在小说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所以大家关注较多的是小说的对话内容,而忽略了对话的节奏。看肖老师在《孔乙己》中的教学片段:
  师:一起来读一读,“一个喝酒的人说道”预备起――
  两学生分角色朗读。
  师:同学们,你看鲁迅在写这段对话有什么特点?你来说。
  生:这里是一连串的问答。
  师:一连串的问答!我们平时会怎么写?
  生:平时会写谁谁谁说。
  师:谁说……,谁说……,是这样写的吧。考虑一下,同学们,鲁迅这里为什么不把这些“谁说,谁说,谁说”加塞进去?
  (学生思考)
  生:不加进去,就表示掌柜等人对孔乙己毫不关心和喝酒的人看热闹的心态。
  师:你觉得这段话是对孔乙己的毫不关心吗?
  生:关心了,但关心的是被打的故事,很好奇,很想问个究竟。
  师:所以说话就会快一些,是不是?
  生:是的。如果加上“谁说……,谁说……,谁说……”,可能就破坏了这种急切的感觉。
  师:我们把主语“孔乙己”加进去试试。
  (师生共读:“孔乙己后来怎么样?”“孔乙己后来呢?”“孔乙己打折了怎样呢”)
  师:考虑一下,掌柜说话为什么不把“孔乙己”这一事件的当事者放进去?
  生:掌柜急于想知道个中情况,至于孔乙己这个人,是不在心的。
  师:说得好!他对孔乙己的生死根本就不关心,就想知道这个里面是怎么发生的,好在以后可以面对更多的人说一说这个故事。同学们,这些个“后来呢,后来呢,后来呢”读慢一点还是快一点?
  生:快一点,急促,太想知道了。
  师:好,我们再来把这段话读出味道来。女同学,喝酒的人;男同学,掌柜、酒客。
  在该片段的教学中,肖老师通过增加主语“孔乙己”让学生与原文对比朗读,在朗读中学生发现:原文读起来语速急促,急切,能很好地表达出掌柜很想知道孔乙己故事的急切心情,很想成为孔乙己悲惨故事的传播者,他们是以品咂孔乙己的痛苦为乐。而加了主语后,掌柜的这种急切心情似乎减半,不能很好地传到出作者所要传达的内容。
  孙绍振教授说:“语文课,要从学生一望而知的文本里面探索出一无所知的奥秘来。语文教师,一定要有耐心,更要有能力,用一双敏锐的眼睛,发现文章字词句段、标点修辞上的亮点,并且将自己品读到的亮点变成课堂上学生学习的着眼点。”字字未宜忽,语语悟其神,语文教学,既要有宏观的整体的思考,又需要立足在言语细微处去推究品味,以精确地把握文本的内涵。有些“小”却并不一定就是嵌在文字表面的,还得深入文字的背面寻找其中的精彩。肖老师的课例给我们提供了典范,给我们的教学指明了方向。
  参考文献
  ①张正耀:《立足语言教小说》,《语文建设》,2016年第1期。
  ②刘熙载:《艺概》,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第39页。
  ③兰宾汉:《标点符号运用艺术》,北京:中华书局,2014年版。
  ④王尚文:《走进语文教学之门》,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7年版第231页。
  ⑤曹文轩:《小说门》,北京:作家出版社,2003年版第237页。
  [作者通联:云南红河州泸西县第二中学]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