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一字未宜忽 语语悟其神

作者: 田永生

   《林黛玉进贾府》中连用十多个“忙”字,涵泳品读,细细揣摩,一个简单的“忙”字亦能传其神,见其人。       一、写出贾母的地位和个性   
   文中多处运用侧面描写显示出贾母在贾府中的威严和至高无上的地位。林黛玉刚一登上贾府,早已有几个“穿红着绿的丫头忙着迎上来”。着一“忙”字,写出奴仆对贾母的命令不敢懈怠和贾母对黛玉的疼爱,按照贾母的吩咐,奴仆早已在此等候,“三四个人争着打起帘头”,一面“回话”。
   借媳妇的动作描写传达出贾母的威严。当“贾母命两个老嬷嬷带了黛玉去看两个母舅”时,尽管没有吩咐贾赦之妻邢氏,而此时可能早已习惯了看贾母眼色行事的邢氏十分乖巧,“忙亦起身,笑回道:‘我带了外甥女过去,倒也便宜。’”邢氏如此,王夫人亦如此,当丫鬟来报“老太太那里传吃饭了”,“王夫人忙携黛玉从后房门小后廊往西出了角门,是一条南北贯夹道”。丫鬟的一句老太太要吃饭的消息,竟引得王夫人赶紧跑,当贾母要“你们去罢,让我们自在说话儿”时,王夫人听了“忙起身”,惟命是从,不敢再多逗留。可见贾母在媳妇面前的威严,亦可窥见出封建社会中婆媳地位的尊卑。但威高言重的贾母在她“心肝宝贝”的孙子宝玉面前,却又是另一番态度了。当贾宝玉听说林黛玉没有“通灵宝玉”时,竟“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而此时的贾母一面急搂了宝玉,一面“忙哄他道:你这妹妹原有这个来的……”,可见贾母对这“孽障”是多么疼爱,也写出了贾母人性中真实的一面,对年事已高的奶奶来说,疼爱孩子亦是人之常情。
  
   二、写出王熙凤在贾府的特殊地位和个性
  
   林黛玉初次见到王熙凤,众姐妹都忙告诉她“这是琏嫂子”。这些千金小姐,尽管在贾府十分得宠,但面对泼辣能干的王熙凤,也只有敬畏的份儿,惟恐林黛玉不知内情,才忙着告诉,一方面体现出对林黛玉的关心,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对这位嫂子倍加“尊敬”。本来姑嫂之间应该无拘无束,但在王熙凤面前,她们亦不敢造次,倒像见了长辈似的,心中只有“敬”的份儿,而没有“爱”的份儿了。
   文章尤其出色的是瞬息之间王熙凤表情神态的变化,当贾母“怪罪”,我才好了,你倒来招我,“……快再休提前话”时,“王熙凤忙转悲为喜道:‘……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竟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一个“忙”字,写出了对贾母的逢迎和在贾母面前的恃宠放诞,转眼之间“又忙携黛玉之手”问长问短,既写出了她对林黛玉的关心,也写出了对贾母的讨好,当贾母准备进餐时,王熙凤“忙拉了黛玉在左边第一张椅上坐了” ,没有贾母的吩咐,也顾不得几个婆婆的安排,她便忙着安排好了,显示出她处事周到、精明能干的性格特征,也表现出她在贾府的特殊地位。
  
   三、写出林黛玉的“步步留心,时时在意”的个性
  
   由于家庭的不幸林黛玉不得不寄人篱下,也正由于家庭的不幸形成了她多愁善感的个性。初到贾府,她“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去”,处处察言观色,时时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初见迎春姐妹,便“忙起身迎上来见礼”,尽管是平辈之间,也是“忙”着“见礼”。
   初遇王熙凤“忙陪着见礼,以‘嫂’呼之”,“早就有所耳闻,自幼假充男儿教养的”,今日得见其人,生怕有失礼节,林黛玉才忙着陪笑。在邢夫人的带领之下去拜见二舅时,虽未见其人,听了二舅的一番关怀体贴的话,不是激动感激,而是对长辈尊敬有加。一个心地孤傲、充满才情的少女,在陌生的环境里,只能委曲求全,全然没有了大家闺秀、千金小姐的派头,可见黛玉内心是何等的孤独与痛苦。
   一个“忙”字,足见曹雪芹的才华和生活基础,难怪“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作者单位:泰兴市第一高级中学)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