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最昂贵代价的一次艳遇

作者: 本刊编辑部

  汉武帝是个好色的人,好色起来不仅不分男女,而且不计代价。   李延年在汉代的音乐界是大师级的人物。当时李延年在皇宫里担任宫内廷音律侍奉,一天,他为汉武帝演唱自己的新歌: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使人难再得。
  汉武帝听完,色心陡起,顺口就问“果真有如此美貌的佳人吗?”
  李延年还没开口,汉武帝的姐姐平阳公主就接话道:“延年的妹妹貌美超人!”
  听完,汉武帝的心早已坐上直升机飞上了天,他迫不及待地连忙召李氏进宫相见。不见还好,见面的一刻,一生征服无数敌人的汉武帝第一次被别人征服了。
  眼前的李氏娇美可人,肌肤细腻如玉,所谓“倾国倾城”之貌真是名副其实。汉武帝当场下令封李氏为夫人,入宫服侍自己。不幸的是红颜薄命,李氏体质太差,生下昌邑王后调理不当,生了一场大病,曾经的美貌变成了病容,憔悴布满了她白��的肌肤。当时汉武帝心里十分挂念她,只要一有时间就跑到宫里来探望,却每每都被拒绝。
  平生无所不能的汉武帝,第一次在一个病女人面前没了办法,离开了。李夫人早逝后,汉武帝伤心欲绝,继而把对她的思念转化为对她兄弟的厚待。
  皇帝手里最多的,同时也是最值钱的资产无疑是乌纱帽,汉武帝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产生了一道圣旨任命李夫人的大哥李延年为协律都尉,二哥李广利为将军。封赏完毕,汉武帝摇了摇头,都尉也好,将军也罢,只是一顶乌纱帽,是有保质期的。
  自己活着的时候,这哥儿俩还能一直戴着,万一自己死了,后面的皇帝全部收回,他们不得要饭去呀?所以,给个乌纱帽不够,得给一个永远不过时的赏赐――爵位,这样他们老李家就能世世代代吃皇粮,祖祖辈辈享富贵。
  不过想实现这一步,得有个前提,那就是军功,所谓无功不封侯。
  当时西汉政府和匈奴打打停停,简直就像是例行公事。于是汉武帝就派李广利出征。可谁知,汉武帝本来希望他去给自己争面子的,结果却丢了面子,蠢笨的李广利两次远征大宛,前后共葬送了不下十万士兵的性命。
  这十万人的生命也就成了汉武帝为了怀念李夫人送的礼物了。
  
  历史上最适合生活的朝代――宋朝
  
  如果让你自己选择,你会选择在哪个朝代?历史学家最近给出了新的观点――宋朝。
  繁华,光芒四射的繁华的宋朝。娱乐生活十分丰富。尤其是夜生活。
  宋朝的夜市商品五花八门,肉食、水果、饮料等各色小吃最多,每份不过十五文。东京最热闹的马行街夜市,街长数十里,遍布铺席商店,还夹杂着官员宅舍,一到晚上,灯火明亮。数十里如同白昼,车马拥挤,人头攒动。在没有电的时代,没有路灯,夜市全靠燃油点灯。可宋朝夜市的光景恐怕并不逊色于电气时代,马行街夜市如昼。
  大宋夜生活的主题是享乐,一般的酒楼常有吹箫、弹阮、歌唱、散耍的人伴奏助兴,规模较大的酒楼则是达官显贵、富商巨贾的娱乐场所,这些酒楼为了吸引顾客、笼络客人,常安排一些雅俗共赏的文化娱乐活动,主要是雇佣妓女在酒楼作招待。这些妓女的作用主要是使酒楼的气氛更加活跃,酒楼用这种手段使酒楼内充满歌管欢笑之声,以娱乐的方武吸引顾客的到来,以致刮风下雨、严寒酷暑的天气里,客人也不会减少。
  宋朝各行各业中数量最多、规模最大、利润最高的行业当数酒楼。北宋皇城东华门外的樊楼是东京七十二正店之首,共有五座楼,每楼三层,高可下视皇宫,气势非凡。内部装饰得雍容华贵,可容纳酒客千余人,也可供客人居住,是顶尖的“星缎酒店”。
  宋代的娱乐业也很发达,娱乐场所在城市遍地开花,那时的娱乐场所就是瓦子,也叫瓦舍。瓦子是城市中大型的文艺演出场所,它的内部又分许多小圈子,用栏杆、绳索或幕幛围起来,就是勾栏。瓦子勾栏演出的文艺节目有说唱、曲艺、杂技、魔术、傀儡戏、踏索、口技、吞铁剑、上竿、猴呈百戏、鱼跳刀门、相扑等等。
  南宋出现了类似今天的旅游指南,以供人们更好地游赏。这个旅游指南叫做《朝京里程图》,就像今天的导游图,在驿路上的商店里出售。而其,宋代就有了现在发展经济才出现的这“节”那“节”,如洛阳的牡丹花节,牡丹开时,城中人都插花,连挑担者也不例外。
  如此繁华的娱乐都市,的确很适合现代人的生活。
  
  麦当娜――香烟女权运动的倡导者
  
  在西方,抽烟女人的数量远远超过男人。男人是啤酒瓶的爱好者。而女人则是香烟的专有者。他们分别占领了火与水这两个领域。她们衣衫单薄,站在冷风里点烟,呵气如兰,表情怡然地吐出袅袅的烟圈。纤长手指和女式香烟的优美组合,融进玻璃幕墙和维多利亚风格的建筑,构成了城市风景的迷人一面。
  麦当娜是这种香烟女权运动的发起者。这个意大利和法国混血的贫穷移民的后代,率先发现了下半身的真理。她的首个影集,展示了一具瘦骨嶙峋的躯体,仿佛是一株营养不良和轻度畸形的女树。乳房害羞而不安地下垂在肋骨隐然可见的前胸,犹如两只干瘪的布袋。无论从哪方面看,它都远不如玛丽莲・梦露的躯体:性感、柔滑、珠圆玉润、光芒四射,成为布尔乔亚客厅里的性感宝贝。但美国人仍然为麦当娜的形象而深感震惊。优雅的中产阶级一直在竭力抵制这种“低级趣味”,而麦当娜却用她的“贫胸”炸开了山姆叔叔的道德大门。她的抽烟姿态成为女权主义运动的偶像;她的身体变成燃烧的火炬。传递在美国、欧洲和澳洲之间。四处点燃女人反叛的怒火。士权运动就这样以卧室为起点,以香烟为信号,不可遏制地爆发了。
  一个女流行歌手就这样引发了香烟和啤酒的战争。香烟成了女性前卫解放运动的首席兵器,它在城市里到处燃烧,挑战男人的霸权,散发着蛊惑人心的魅力,甚至中产阶级女人也不得不缴械投降,放弃传统的布尔乔亚生活模式,汇入抽烟者的庞大队列。在战争平息了之后,它把抽烟从叛逆变成了优雅。由香烟引燃的火焰,最终转换为女人时尚生活的点缀。尽管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女权的性意识形态革命已经悄然完成。在20世纪晚期,西方女人一直在享用着“香烟变法”带来的丰硕成果。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