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绘画艺术是我生命的氧气

作者:未知

  创作的时候我专注于事情本身,体验原生性的艺术感受力,不去忧虑未来的不确定性,也不沉浸在过去的时光里,每天面对的就是创作的工具,像是在与物质交谈。在这样的时间里,自己的脑子会是很干净、很清醒,与周边关系尽可能的有一种合适的距离,有一种脱节,因为在庞杂的信息面前,最重要的是消化、沉淀和刻意练习,只有这样才能不被外界环境所牵绊,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自由自在而又热情地去画画,而那种强烈的感情就能很快传达出来。
  我爱幻想,也善于幻想,喜欢凭记忆来创作,寻求并记录源于直觉的美,不需要描摹自然,艺术的本质本来就是抽象的,并为这种感情寻求一种最简单的方式,心流产生的时刻会很幸福也很满足。曾国藩在《曾胡治兵语录》里说过这样一段话:“当读书,则读书,心无着于见客也;当见客,则见客,心无着于读书也。一有着,则私也。灵明无着,物来顺应,未来不迎,当时不杂,既过不恋。”这是很高的境界。
  喧嚣的城市中,闲暇的时光里,捡拾一些过往尘世,城市生活、闲云野鹤、人物动物、自然风景……都可以是我的绘画主题,只要认真观察,都可以体味“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主观地对待客观事物,不刻意追求画面效果,在创作过程中出现的偶然的经验十分珍贵,这是必然导致的偶然,既来自于精心策划,又不拘泥于计划,既活泼洒脱又不脱离初衷,是无心的偶然也是内心的展现,是一种出其不意的无比惊喜。
  ��绘画的敏感和热诚,使绘画艺术成为我生命的氧气,绘画过程是一种让内心的感受历历在目并重新体验的运动。这种运动是心理的,也是身体的;是心潮澎湃的,蝼蛄铭记的;是恩重如山的,伤痛欲绝的;是无地自容的,百无聊赖的……这种时光流转的过程,让我如同在黑暗里点起一只蜡烛,昏黄的火焰轻轻跳动着,心底偶尔泛起耀眼的白光,那寂静的心跳,让我冷静地把原生性的感受跃然于画布上,找到专属自我的自信――感性与理性的高度结合。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