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还我丧葬费

作者: 章 法

  不久前,居住在湖南省益阳市的刘大妈走完了她75年的人生旅程。老人过世后,邻居柳女士忙前忙后,辛勤奔走,为她操办了后事。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难道刘大妈是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吗?
  答案是否定的!老人有一对亲生儿女。也许还有人会问:难道是因为刘大妈遽然离世,而她的一双儿女却来不及赶回吗?不!几年前,刘大妈就开始饱尝病痛的煎熬,过世前几乎已经病入膏肓,而她的儿女就居住在和老人相隔不远的另一座城市里。
  既然如此,老人的亲生儿女干什么去了,凭什么老人的后事要柳女士买单?
  俗话说,天不藏奸。事情的进展果然朝人们期望的方向发展。在处理完刘大妈后事后,柳女士将刘大妈的子女告上法庭,追讨自己垫付的丧葬费。
  在法院的调解下,最后柳女士和刘大妈子女达成了协议,由他们支付柳女士6000余元。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笔者从法院了解到,日前,柳女士和另一位邻居余女士又将刘大妈的子女告上了法院,这次她们要追讨的是为刘大妈看病垫付的医疗费用。
  
  奇:老人去世邻居帮办后事
  柳女士告诉笔者,当天医院护工发现刘大妈不行了,就急忙打电话给她和刘大妈的侄女施女士,柳女士几乎一路小跑赶到医院,可没能见到老人最后一面。
  老人去世后,柳女士开始帮施女士联系老人的子女。电话里,老人的儿女都信誓旦旦地承诺尽快赶回来奔丧。据柳女士回忆,在次日进行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刘大妈的女儿并没有露面,刘大妈的儿子倒是匆匆赶来了,但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柳女士就再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刘大妈生前一直和侄女施女士居住在一起。而施女士家的经济状况十分窘迫,下岗后仅靠平时和丈夫做些小生意来维持生计。1996年和丈夫离婚后,施女士又要照顾老人,又要抚养儿子,这些年来全靠周围邻居接济和照顾才挺过来的。
  刘大妈的辞世在柳女士的内心掀起了波澜:刘大妈离开人世,她的子女又不在,侄女的经济条件又那么差,老人的后事该如何操办?在征得施女士同意后,柳女士牵头把刘大妈的后事办了,一切费用都是柳女士自掏的腰包。
  
  叹:亲生子女少有往来
  “我们一直把刘大妈当奶奶看待。”柳女士告诉笔者,她和刘大妈做了10年邻居,平时两家关系融洽,周围的邻居对刘大妈也十分关心。最近几年,每逢过年,柳女士都会把刘大妈一家人接去一起吃年夜饭。老人生病住院后,施女士和柳女士及周围邻居就担负起照顾老人的职责来。施女士无力承担老人的治疗费用,也是柳女士和另一位邻居余女士垫付了医疗费。
  在刘大妈生病的那段日子里,老人的子女却未曾尽孝。医院的几位护工证实,刘大妈住院以来,柳女士和施女士几乎天天来探望,但从没见过大妈的女儿。刘大妈的儿子倒是来过两次,但他一来就嚷嚷着要带刘大妈出院,说没钱治病,每次都惹得刘大妈伤心哭泣。
  这些年,老人除侄女外,就数和柳女士的关系最亲近。平时刘大妈念叨最多的人是柳女士,有什么知心的话,也只喜欢和柳女士说。柳女士退休前在一家街道小厂工作,生活并不宽裕,但为人古道热肠,十分同情老人的遭遇。她经常前往看望老人,让其享受温馨快乐。在岁月的流转中,柳女士和刘大妈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为房屋、赡养费等问题,刘大妈老两口还和子女打过几场官司,虽然打赢了官司,但老人和子女的亲情却越来越淡漠。据邻居介绍,每年刘大妈的儿子来送了赡养费就马上离开,而刘大妈的女儿更是10年来从未探望过父母。
  1999年,刘大妈的丈夫去世,子女都没有露面。柳女士回忆,当时刘大妈丈夫的单位给了一笔抚恤金,才将老人的后事办了。
  在料理完刘大妈的后事后,柳女士向法院递交了诉状,将刘大妈的子女告上了法庭,追讨垫付的丧葬费用。“我想想实在是气不过,我打官司不完全是为了钱,我是实在看不惯这样的子女。”
  
  思:老人后事费用该谁承担
  
  法庭上,刘大妈的女儿称,她已经10年没见过母亲,法律也没规定必须要她来料理后事。刘大妈的儿子则说,他又没让柳女士办后事,况且按当地的风俗,办“白喜事”也可以收礼金的,这些钱应该可以和丧葬费抵消。
  这样的说法让施女士十分气愤,她向法庭证实,“来吃饭的都是街坊邻居,平时大家都那么照顾奶奶,所以当时并没有收过什么‘礼金’。”随后,法官主持双方进行了调解,使双方自愿达成了调解,由刘大妈的子女支付柳女士6000余元。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柳女士和另一位邻居余女士目前再次把刘大妈的子女告到法院,这次她们要追讨的是为刘大妈住院垫付的3.5万元医疗费用,目前法院已经受理了此案。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