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数火车

作者:未知

  夜深人静时,荒无人烟处,什么正在悄悄发生?
  谁的影子?哪儿的声音?谁在静静地潜伏?
  “我听说的诡故事”征文,惊悚诡异,充分发挥你的想象,挑战你的胆量!
  主持人/小妖[email protected]
  
  每个深夜,阿枝都会枕着火车远去的轰鸣声,在一个个看不到希望的阿拉伯数字中入睡。火车压击地面,地面无助地颤抖,“轰隆轰隆”地碾着阿枝的心开进宁静的黑夜。
  阿枝是个盲女,她永远生活在黑夜中,白天也是黑夜,黑夜更是黑夜。她永远不知道天是什么颜色,云是什么样子,更不知道每天和她相依相伴的妈妈是什么样子。
  盲女阿枝和妈妈住在一个幽静的小镇上,不太远的地方是一条蜿蜒向远方的铁轨,火车来时,地面便痛苦地颤抖。每天晚饭后,妈妈会牵着阿枝的手,一同在铁轨边数着过往的火车。
  妈妈告诉阿枝,等她数到第一万辆火车,就可以看见这个美丽的世界了。
  这也是唯一支撑着阿枝愉快生活的动力。虽然她不知道火车长什么样,但每当轰鸣声袭来,她黑暗的眼前就会出现一丝光明。
  盲儿寡母的日子就这样在数火车中度过,渐渐地,过往的火车少了,阿枝夜以继日地数,离那一万辆还是遥遥无期。她有些气馁了,而妈妈又在这时因疲累过度病倒在床。
  医生职业性地摇着头叹着气说:“想做什么抓紧做吧,想办法让自己开心点。”
  从那天起,阿枝便开始咬着心地痛,她常摸着妈妈消瘦的脸,在黑暗里一遍遍地感觉着妈妈脸上的每一处线条。
  她看不见,她只能摸,但她真的想好好看看妈妈,至少要把妈妈的样子牢牢刻在心里。
  一天夜里,阿枝被妈妈剧烈的咳嗽声惊醒,她熟练地爬起来给妈妈端水,再为她盖好被子,安抚她睡去。当妈妈均匀轻柔的呼吸声响起时,阿枝突然想到,有人曾说过,一些盲人在遭遇了车祸的撞击后居然奇迹般地复明!
  阿枝的眼前迅速明亮起来,这个希望让她激动得浑身剧烈颤抖。
  轻轻摸出门口,阿枝听见妈妈在睡梦中痛苦的呻吟。她咬了咬牙,按着平时的感觉,一步步往铁轨边走去。
  在黑暗中生活多年,这条路迷不倒她。
  很快,她的脚底感觉到了铁轨的突起,她静静地站着,等待着远处传来火车熟悉的轰鸣声。
  不知过了多久,遥远的地方终于传来火车撞击铁轨的声音,阿枝的心跳顿时漏了半拍,稍微犹豫了一下,她猛然跨上铁轨。
  混沌的火车司机在疲惫的视线中陡然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影,他惊恐地拼命鸣笛……
  妈妈在痛苦的睡梦中抖了几下,仍然没醒过来。
  阿枝像一个破碎的布娃娃一样被远远地甩在铁轨下方的荆棘中,嘴里和头上不断涌出鲜红的生命之液。她很想站起来,但身体却像一个断了线的傀儡,完全不能动弹。
  在越来越模糊的视线里,她终于看见了深黑的苍穹中一轮银盘发着惨淡的冷光。宁静的夜中,远远传来几声狗吠。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