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代价昂贵的学费

作者: 周述玉

   我和先生相恋了5年,才携手踏上红地毯。因为经济拮据,我们租住在一间不大的房子里,过着虽然清贫却很快乐的生活。    新婚燕尔,我们不懂得避孕,一切都顺其自然,很快,我就发觉我的乳房有些肿胀触痛,仔细一算,月经都推迟半个多月了。我怀疑自己怀孕了,于是背着先生去妇幼保健院检查。医生给我做了一系列检查,证实我确实怀孕了。当时,我开心极了,我们有了爱情的结晶!拿着化验单,我一路哼着歌到医院的公共电话亭给先生打电话,先生听我说完,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兴奋,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晚上回家再说吧。”
   下了班,我急急忙忙往家赶,先生已经坐在沙发上等我了。见了我,他没有像以往那样给我一个拥抱,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孩子我们不能要。”我一听急了:“这可是我们第一个孩子呀,你这算什么意思啊?”他站起身,走到我身边,直视着我的眼睛说:“不要了,这个孩子,我不忍心让他生在一个属于别人的地方,从小就没有家的感觉。”“不行。”我斩钉截铁地说,忍不住就哭了起来,边哭边发脾气骂他,说他不爱我了,连孩子都不要了,说他没用,根本就没办法让我过得好。
   相爱多年,这是我第一次跟他吵架,他在一旁坐着,一句话都不说。后来我哭累了,骂累了,就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看见他歪在我身边,眉眼间满是愁苦。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他心里其实跟我一样难受,他也想留下这个孩子,他是不愿意孩子跟着我们一起受苦才这么做的。抚摸着肚子,我泪如雨下。
   第二天一早,先生陪着我去妇幼保健院。那个医生告诉我们,有两种方法可以帮我们打掉腹中的胎儿,一种是人工流产,一种是药物流产。我不知道哪种方法的痛苦小一些,就向她请教。她说,相比较而言,药物流产的疼痛不如人工流产剧烈,但有可能流产不全,到那时就要再清宫,还要受一次罪。与其流不干净再刮宫,还不如直接做人工流产。医生的话再明白不过了,可我还是拿不定主意,不知道用哪种方法好,就在这时,隔壁手术室里传来一个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凄惨的哭声让我紧张烦乱,我下定了决心:还是做药流吧,流产不全那么倒霉的事儿,哪能那么巧就让我撞上呢?
  服了药,胚胎果真被打下来了,薄薄的像肉片一样粘在卫生巾上,医生说这就是胚胎了。那一刻,我立即想起一句话,“孩子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这块肉如果让它继续留在身体里,9个月后它就变成一个孩子了。
   从医院回来后,我下身出血,一直时断时续地持续了十几天,不见干净。去保健院复查,医生说虽然胚胎打下来了,可有些组织没流干净,需要刮宫。我心里难受极了,流着泪,躺在了冰冷的手术台上。短短的二十多分钟,我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而且那种搜肠刮肚的疼痛滋味,让我一想起来就浑身发抖。
   有了这次惨痛的教训,我们再也不敢大意了,积极找寻避孕良策。在仔细研究了各种避孕方法后,先生毅然决然地承担起了避孕任务。到现在,避孕套已经相伴我们走过了6年的时光,这6年里,我们不仅再没发生过意外,而且,因为美妙的套套可以延长做爱的时间,我们每一次的性生活都是高潮迭起,每次都能享受到水乳交融的欢乐。先生对我说,那次人流是我们交的代价昂贵的学费,让我们懂得了避孕是婚姻的必修课。我非常同意他的说法,可我还是忍不住会想:如果在迈进婚姻的门槛时就把避孕提到议事日程上来,那不是更好吗?
   点评:医生建议梅子做人工流产,理由是“与其流不干净再刮宫,还不如做人工流产”。他的话确实有一定道理。因为药物流产不能达到100%的完全流产率,大约有1/10的人要再受一次清宫的痛苦。但是,人工流产也并非100%的安全。由于人流术是用器械在宫腔内进行,不能直视操作,只能凭手指的感觉,因此,不论手术者的技术多么熟练,都潜在着子宫穿孔或宫颈撕裂的危险,而且,由于在刮宫时宫内壁的血管窦开放,病菌容易侵入,诱发子宫内膜炎、宫体炎、附件炎、盆腔炎等,甚至可导致不孕或宫外孕。也就是说,药物流产也好,人工流产也罢,都只是避孕失败后的补救措施,同样对女性的健康有损害,因此了解科学的避孕知识,找出适合自己的避孕方法,是每对育龄夫妇都要牢牢掌握的课程。而且,这门功课最好在即将踏上红地毯前就学好,这样,才能免受流产的种种痛苦,毕竟,流产的代价太昂贵了。
  责编/彭艺珂
   E-mail:[email protected]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