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一路狂奔,昂贵的逃跑,惨痛的代价

作者: 金 少 千 铁

     “故意传播突发传染病病原体,危害公共安全,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将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摘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2003年5月17日上午10点左右,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人民医院“非典” 隔离病房门口,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带着厚厚的口罩,在6名医护人员的陪同下缓缓走了出来。他叫刘保成,是一名被治愈的“非典”患者。为了抢救他的生命,唐河县人民医院投入56万元的抢救资金,抽调出最精干的医护人员组成抢救小组,不分日夜地守护着他。经过17天的奋力抢救,他的“非典”终于被治愈了。可就在他刚刚走出隔离区病房门口时,一辆警车在他的身边停了下来,两名全副武装的公安人员给他戴上了手铐。
  原来,早在4月19日,刘保成就在山西临汾被检查出感染了“非典”,却于4月22日在临汾市传染医院隔离区治疗时私自逃跑,警方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依法将其刑事拘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的有关规定,他将要受到法律的严惩!
  
  紧急行动!重症“非典”患者逃跑了
  
  2003年4月22日,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电视台突然中断了正常的电视播出节目,紧急插播了一条县防非办公室的紧急通告:“原在山西省太原市打工的河南省唐河县民工刘保成系确诊“非典”患者,在山西临汾市传染病医院隔离治疗时突然逃离,返回家乡。请沿途和他同车的有关人员速到当地卫生部门进行体检。各级卫生部门要协助排查,一旦发现有感染者,立即采取隔离。沿途他所乘坐过的车辆一定要进行严格消毒。如发现此人踪迹,应立即举报。”紧接着,河南省和南阳市电视台也全天候地滚动播出了这条新闻。
  疫情就是命令,唐河县城的气氛骤然变得紧张起来。大街上的各个路口增设了重重关卡;各单位也都开始加强防护,在打药消毒的同时,尽量控制外地 车辆和人员进入本单位;一些中小学学生的家长开始不让自己的子女去学校上学,不少学校开始停课放假……而此时,在刘保成的家乡――唐河县张店镇牛园村,的各个进出口,唐河县“防‘非典’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和公安人员早已身穿防护服,严阵以待,等待着刘保成的到来。
  牛园村这个人口不足300人的村庄里,恐慌情绪开始在人们中间蔓延。他们没有想到“非典”这么快突然就要来到自己的身边,有些人甚至开始外出四处躲避,一些家长还纷纷打电话让自己在外打工的孩子千万不要回乡,因为此时家里比外面更危险!
  刘保成80多岁的老母亲郑荣庆听说自己的小儿子患了传染病后逃跑了,她先是很心痛儿子,但后来她看到全村人都像避瘟神一样地避着他们一家人,不禁哭着骂:“我怎么养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儿子,自己得了病,还非要回来招摇着吓人,一家人以后还怎么面对村里的乡亲们啊!”刘保成的两个哥哥也时刻守护在家门口,他们只等刘保成一进门,就立即送他去住院隔离治疗。
  4月24日晚上7点多钟,一个黑影趁着夜幕溜进了牛园村刘保成家的院子。此时,刘保成的老母亲正坐在门口的灯光下择菜,突然她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叫声:“妈,儿回来了!”老人家抬头一看,还果真是自己的儿子回来了,一年多没见到儿子,她心里还真是非常想念他。可一想到儿子的所作所为,郑荣庆老太太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操起扫帚就往刘保成身上打去。她边打边哭着说:“你咋就这么不争气,这个时候你为什么不好好治病,偷偷逃跑回来干啥?你这是存心要坑害咱们村的乡亲啊!”
  刘保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千里迢迢地“逃”回来,就是为了见家人一面,可老娘却如此狠心地对他。他不敢还嘴,忍着一肚子委屈一头钻进屋里。老母亲抡着扫帚追赶进来,赶他去“自首”,可刘保成又累又急,根本就不听。他一头倒在母亲的床上,蒙上被子,呜呜地哭了起来。
  无奈,老太太赶紧跑出院子,让自己的两个大儿子赶快到村干部家去,报告刘保成已经回来了,让他们赶快采取行动,把他送到医院进行隔离治疗。闻讯赶来的县、镇“防非办”工作人员立即用专车把刘保成带至防非办公室指定的医院――唐河县人民医院进行隔离检查。根据需要,唐河县人民医院住院部在两个小时内把医院的80多个其他病人全部转移,病房大楼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
  
  南阳市“防非办”的领导听说刘保成已被隔离起来后,连夜派员赶至唐河县坐镇指挥抢救病人,唐河县人民医院也立即全力投入救治刘保成的工作中。他们挑选了经验丰富的科主任杨永廷、护士长李继红和四名大专毕业的护士进入一线工作,开始了紧张而有序的生死抢夺战。
  
  一路狂奔!打工汉冒死也要回家
  
  今年36岁的刘保成,兄弟3个,父亲早逝,母亲郑荣庆含辛茹苦地把他们兄弟三个拉扯大。1998年,刘保成和一名外地姑娘结婚后生下了一个女儿,后来女方嫌他家里太穷跟他离了婚,女儿归他抚养。2002年,刘保成把女儿留给年迈的母亲照顾,自己则来到山西太原一家建筑公司打工。
  2003年3月,山西的“非典”疫情已经开始蔓延。但刘保成却没当作一回事,他不相信这样的倒霉事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像往常一样,他每天干完活后仍然到市场上瞎转悠,灾难就这样不知不觉降临了。4月14日,刘保成下班后洗澡时感到浑身发热,头烫得厉害。于是,他来到附近的一家小诊所开了些退烧药,可吃后丝毫不见好转,高烧不退且干咳不止。刘保成的心头顿时闪过一种不祥之兆:难道自己患上了“非典”?
  刘保成慌了,他想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但又舍不得花那笔医疗费用;再说万一被查出患上了“非典”,岂不要被隔离起来,自己又没钱治病,那样不是要活活等死吗?这时,他想到了自己年过80的老母和3岁的小女儿,他觉得自己必须返乡治病,就是死也要死在老家。思前想后,他决定要先回到家乡再说。于是,他欺骗公司的老总说:“我家里有点事,单位能不能借点路费让我先回去,钱以后再从工资里扣除?”公司的老总马上同意了。
  4月19日上午,刘保成坐上了太原至宜昌的2541次列车,开始往家中赶。刚上车不久,他感到自己烧得更厉害了,咳嗽得喘不过气来,开始他还硬撑着,后来实在坚持不住了,他就把行李铺在火车5号车厢和6号车厢的接口处,躺在上面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刘保成被列车上的工作人员推醒了,但烧得厉害的他根本站不起来。不一会,两个医护人员过来给他量体温,又查看了他的喉咙。他听见医护人员说:“都烧到41度了,可能是“非典”患者,得立即隔离,必须在下一站下车医治,要不就来不及了。”接着,医护人员给他戴上口罩,穿上防护服,有关人员向列车前方到站的山西临汾站有关部门报告了刘保成的病情。
  接到疫情报告后,山西临汾有关部门立即组织了强有力的紧急处理小组,医务人员火速赶到接应地点,做好了充分准备。下午5点38分,列车在临汾市郊紧急停车,刘保成被抬下了火车,临汾市传染病医院的工作人员迅速将他接走进行隔离治疗。
  经过省市有关部门诊断后认定,刘保成确为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患者。临汾市传染病医院成立了专门医疗小组开始了全力的救治工作。得知自己确是患上了“非典”后,刘保成的心都凉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外打工却染上了这么一个可怕的病,如今又在回家途中被隔离起来了,他担心自己就是死在这里,家里的人也不会知道。不行!必须逃回去,要死,也得死在家里。刘保成在心里对自己说。
  医护人员很快就发现了刘保成的情绪很不正常,便耐心地劝他要稳定情绪,积极配合治疗。可不管医护人员怎样劝说,刘保成却根本听不进去。 他最大的担心就是,自己是一个来自河南农村的外地人,在大城市医院治疗这种传染病,谁肯替咱操心?于是,想逃离的念头在刘保成的心中变得越来越强烈。
  4月22日,在临汾市传染病医院经过四天治疗,刘保成的病情基本稳定了。就在这天晚上,刘保成趁医护人员换班之际,迅速撬开了病房的铝合金窗户,打碎玻璃,顺着下水道从二楼溜了下来,然后一路狂奔到长途车站。然而,当刘保成来到车站时,却发现那里到处都是检查“非典”的工作人员。他一刻也不敢停留,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市郊逃去。23日早晨6点,他匆匆坐上了开往南阳的长途车。
  他没有想到,他的逃跑,不仅让自己深陷囹圄,还差点给家乡带来一场灾难。
  就在刘保成逃离医院后,临汾市传染病医院立即向当地公安部门报告,公安部门马上开始全力追查带病逃跑的刘保成。同时,他们还向河南省有关方面发出协查通报。南阳市、唐河县等有关方面也迅速做出决定,沿途堵截刘保成,以防疫情扩散。一时间,两省三市及沿途所经的各县、区、乡、镇纷纷行动起来,省、市、县三级电视台全天滚动插播通知。唐河县“防非办”通知县人民医院全力做好接治准备,全县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再说刘保成,他在到达南阳市后也不敢吃饭,又急匆匆地坐上了最早一班发往唐河的班车。在唐河县张店镇路口下车后,他感到口渴难忍,就买了一瓶矿泉水解渴,等车期间,他又吃了一碗米粉。当看到有回老家的班车驶来时,他立即跳上车向家中逃去。
  
  其实,在刘保成刚到村口时,就有一个人立刻认出了他。可此人见到他就像见了瘟神一样,大声嚷嚷着远远地跑开了。他边跑边喊:“保成,你抓紧去县医院检查治疗吧,全村人都知道你得了“非典”,你妈、你哥都在家等着你,叫你赶紧去医院,现在,县里镇里人都在找你!”但是这个人当时没敢向有关部门报告。
  听了这话,刘保成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患“非典”的消息竟然传得这么快,家乡人竟都知道了。到了家门口却不能见亲人们一面,刘保成怎么也不甘心,他躲在村后的一个山坡上,想等到晚上再潜回家。没想到他刚一到家,就被自己的亲人举报了。
  刘保成被找到了,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逃跑该当何罪?
  
  刘保成住进唐河县人民医院隔离区后,有着丰富的呼吸道疾病治疗经验的杨永廷主任医师亲自挂帅为他治疗。刘保成由于在临汾市传染病医院不配合治疗,又连续奔跑了几天,思想上也背了很大的包袱,因此病情又比较严重,体温居高不下,咳嗽,咯血,体质极度虚弱。隔离后,医院立即对他采取了重症监护措施,使用最好的药物全力以赴为他进行治疗。
  刘保成入院的第三天,天气变得异常炎热。给刘保成检查病情时,每个医护人员都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半个小时下来个个汗流浃背,并出现咽痛、口渴、唇干现象。但在隔离区工作期间,医护人员绝对不允许喝水,他们只有咬牙坚持。看到医护人员为了抢救他的生命如此舍命忘我,刘保成不禁感动得眼泪直往下掉。这时,他开始对自己极端不负责的行为隐隐地后悔。他想,自己这一路不知道害了多少无辜的人,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害怕起来。
  在医务人员的精心治疗下,一个星期后,刘保成的病情开始好转。夜晚值班护士每隔20分钟就巡视一次病房,一旦发现有异常情况,在病房窗外观察,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待刘保成安静后方才离开,每个值班人员晚上都是整夜不能合眼。医护人员对刘保成无微不至的照顾,更使刘保成感到万分内疚,同时他懂得了珍爱自己的生命,开始积极地接受治疗。
  让他难以想象的是,他的这次返乡,给全县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唐河县财政局的一位同志做了以下的估算:从刘保成返乡的4月23日至今,唐河县人民医院为救治他已投入各种物资、器械、设备、药品56万元;刘保成返乡后,他母亲、哥哥以及与他同车的乘客共排查出46人,全部进行了隔离检查,以防止“非典”传染和扩散……刘保成的逃跑返乡,造成的经济损失,还不包括刘保成在火车上直接接触的19人,在唐河县接触的20人,以及为此付出的隔离治疗费用。
  2003年5月12日,是刘保成住院治疗的第17天。南阳市卫生部门鉴定小组专家来到唐河县对刘进行了鉴定:刘保成已经连续10天无发烧现象,呼吸系统明显改善,X线胸片有明显吸收,完全符合国家卫生部颁布的出院标准。
  唐河县卫生防疫站和县公安局在共同调查后认定,刘保成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5月17日,是刘保成出院的日子,这天一大早,得到消息的唐河县公安局干警早早地就来到了他的隔离病房外。当刘保成刚刚走出病房,两名干警就依法将其刑事拘留。
  直到此时,刘保成才后悔不已。其实,在刘保成当初怀疑自己患上“非典”时,他就应该自觉到当地医院进行检查、隔离,而不该冒险返乡。最不应该的是在中途被检查出确实感染了“非典”后,刘保成还故意在山西临汾市传染病医院隔离区逃跑,恶意传播了“非典”,此举已违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刘保成是我国首例将以涉嫌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被判刑的“非典”患者。
  得知自己给社会造成的巨大损失后,刘保成在唐河县看守所长跪不起,嘴里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我有罪,我是罪人啊!我的良心一辈子都会不安的!”
  目前,有关刘保成的案件已经移交到县检察院,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责任编辑/诺亚)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