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童年的小伙伴

作者:未知

  他是新搬过来的孩子,跟我们几乎没有接触。大家都不认识他,我们这群小伙伴一起玩的时候也没有人叫他过来。他在一旁看着我们玩耍,看一会儿便开心地笑了,但我们谁也没有注意到他,连他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我们玩的时候他又来了,还是看着我们玩。我们一起玩得正欢呢,没有时间理他。
  几天之后,他再次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当中。这是第三次了,他还是在一旁看我们玩,依然没有主动走过来加入我们。其实,我们都在期待他过来,这样能多一份快乐。
  但他始终不过来。当他转身要离开时,我朝他走过去,喊了一声:“嘿!”
  他回过头,仿佛就是在期待这声呼唤,也回答了我:“嘿!”
  “要不要一起玩啊?”大家都向这边看,仿佛在欢迎新队员。
  “好啊!”他就这样加入了我们,“我叫刘桂佳,大家好。”
  我们的游戏队伍里又多了一员。他是比较突出的一分子,大家很快便对这新伙伴刮目相看。
  我们是一个不到十人的小圈子,每周五六日都会一起玩,虽说十人不多,但要占据一席之地还是要有些特长的。我跑得最快,且善于伪装,玩追捕游戏时,基本不会输;玩捉迷藏时,要是当“鬼”我会抓到很多人,要是当藏的那一方,我会熬到他们都认输为止。
  我曾经躲了半个小时,他们都没找到我,其实我就在他们后面跟着,看着抓捕小组的一举一动,直到他们去小卖部喝汽水时,我才突然出现,他们都认为我回家了,但我从来不作弊。
  刘桂佳加入后,我不再是跑得最快的,他比我更加机敏灵活,跑起来像小鹿一样一跃一跃的,仿佛不知道累。在小区里,跑不到二十米他就会跃到我前面拦住我。躲闪三个回合下来,我会累得喘粗气,他就微笑着看着我。
  他是唯一能跑过我的人,我终于有对手了。但在捉迷藏的时候,他暂时还不能取代我的地位。由于他是新搬来的,还不熟悉这里的环境,藏的地方经常被人“抄家”,在细心观察我躲藏的路线之后,他也会效仿一下,但最终还是不能坚持到最后一个。
  我们玩的鬼抓人游戏就是一个“鬼”去抓另外的人,抓到一个,被抓到的那个人就变成“鬼”,和“鬼”一伙去找寻其余的人,找来找去剩下最后一个往往是最难找的,这最后一个大多数情况下是我。
  大家对一个“鬼”抓人的玩法腻了,因为太浪费时间。那天,快到晚饭时间了,大家都准备回家,但又想玩一局再走,于是刘桂佳提出了一个别出心裁的玩法:我们手心手背决出一个人来当“鬼”,然后所有人来抓这个“鬼”,抓到就结束。
  大家一致同意。但是在手心手背时,总是决出一个躲藏得不是很好的人,这样的人当“鬼”,会一下子就被抓到,没什么意思,于是我们决定还是选个跑得快、藏得好的来当“鬼”。
  “就你了!”大家一致推举我来当“鬼”。
  “好,我当!”
  他们开始倒计时:“10,9,8,7,6……”
  我在胡同尽头拐了个弯,好让他们找不到我跑的路线。我听不到他们数数了,我知道,他们正在向我消失的方向追来。我又转了两个弯,再往前就到了一个大车库后面的空地,杂草丛生,躲在这里很容易被发现。转瞬间,我脑海里突然浮现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容不得耽误,再往前跑直线,后面的人就会看到我,我当机立断转身跑进了杂草丛。
  我紧紧地贴着车库的墙面,心存侥幸地祈祷他们都看不到我。那天我的运气还好,他们疏忽了这里,一个孩子进来扫了一眼就走了,大声告诉那群抓我的人:“这里没有!”如果他走进来,东张张西望望,就能看到贴着墙面的我。
  我缓了口气,猜想他们已经向远处扩散了。我打算离开这里,找一个地形复杂点的地方。我刚从车库后面走出来,拐进一条胡同,赫然发现刘桂佳正在一个人四处张望。我悄悄跟在他后面,偶尔会躲避一下,放慢脚步,观察周围有没有别的人。
  我很安全,刘桂佳头也不回地走,仿佛也没认真找,竟然走向了回家的路线。
  “太狡猾了,居然不找我,回家了!”我心想。但我还是跟着他,想在他�M楼门的时候吓他一跳,这样也是对他不好好玩游戏的惩罚。
  他如我想的一样,果真是回家了。我伺机而动准备吓他。
  “我知道你在后面,不用躲了。”他忽然说。
  “你居然发现我了,但你回家已经不算游戏范围了,你没有权利说你抓到我了,所以我还没有输。”我认为是他先出局的。
  “没有人在找你了,我们找了几个地方,你都没在,然后大家商量着回家吃饭了。”他告诉我。
  “你们也太耍赖了吧?!”
  “可是到吃饭的时间了啊。你要不要到我家坐坐,我家里没人。”他已经打开了家门,示意我进去。
  “好啊,不过……没有人给你做饭么?”我问。
  “我爸妈都忙,晚饭我一般自己解决。刚搬过来,他们不让我出去乱走,要是他们知道我溜出来玩,一定会骂我的。我们别在客厅待着了,来我房间玩吧,我屋里更有意思。”
  进了他屋里,我发现他的玩具全是好玩的,而且数量不比我的少。在这之前,我是这群孩子里玩具最多的。
  我们玩得不亦乐乎。为了回报他的邀请,第二天我也邀请他到我家玩,我的玩具也很好玩。
  我们一起玩得很开心,从八点一直玩到了十点半也不觉得累,他说他一会儿要回家了,他妈妈中午要回家做饭。这时,我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是窗外传来的,在楼下。
  “刘桂佳!刘桂佳!”
  他一下子站起来,跑到窗边,探头慌张地答应了一声。
  “不在家好好学习,光知道跑出来玩!下来!”他妈妈冲他吼道。
  刘桂佳飞快地从我家跑出去,连“阿姨再见”都没顾上跟我妈妈说。我追下楼去,一直追到了他家门口,看到他妈妈在打他,一边打一边训斥:“你让我多担心!不好好学习!跑出来玩!”
  刘桂佳捂着脸哭了,我连忙跑过去拉住阿姨,但是他妈妈一扭头冲我大声道:“你不要再叫他出去了,他要好好学习!”口气里仿佛是我会把他带坏的意思。
  我不敢跟这位陌生的阿姨顶嘴,只是看着她把刘桂佳拽回了家。
  这之后有好几个星期我都没见到刘桂佳出来玩,我想一定是他妈妈严令不准他跟我们玩了。我们上的不是同一所小学,所以也没有在学校或者上下学的路上遇到过他,他可能被关在家里了吧?
  好在他家里有那么多玩具,即便不出来玩也不会腻的。因为我在家里玩玩具的时候,也可以不出来疯跑。但我爸爸妈妈鼓励我出来玩,呼吸新鲜空气,他们不愿意我一个人闷在家里。
  少了刘桂佳,大家还是有点想他。
  过了大概一个多月,有一次我在路上偶遇刘桂佳。
  我说:“嘿!”
  他也说:“嘿!”
  我们的心情,是还想在一起玩的。但我们各自迟疑了一下,就擦肩而过了,谁也没有多说话。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一起玩过。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