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男女之间永远不会停息战争 代价最昂贵的事件

作者:未知

  大导演伍迪•艾伦有一句名言,他说:“我和我的妻子只有一次同时达到高潮――当法官批准我们离婚的时候。”据说,女人理想中的“三八”生活状态是8小时睡觉,8小时工作,8小时恋爱,也就是说16个小时和男人在一起。但男人不这么想,他们内心的圣经是:多数女人可以弄上床,少数女人能上眼,极少数女人能上心。
  在如此悖论之下,男女之间要匹配是何等之难,他们只是互相残忍地把对方的梦想撕得粉碎。男人的法定结婚年龄是22岁,法定当兵年龄只是17岁。由此看来,17岁就可以和敌人较量,而要到22岁才可以和女人较量,这说明女人比敌人还难对付。有玩笑说,妻子(Wife)就是洗(Wash)、熨(Iron)、吵架(Falling out)的缩写。
  出来混,迟早是要的。肉体要,牌坊也要,两手都要抓。不要还好,朦胧就是美,一旦赤裸裸地要,就要量化,量化的故事注定是可笑的――因为没有公式,只有市场价格。广州花都某初二女生,为求吃喝玩乐,选择“卖处”,并坚持价格不能低于3000元:“这种交易一生只有一次,以后就是再卖,也就100-200块,所以不能再低。”
  有企业家当初发财为的就是女人,成功后,却受尽多个女人的折磨。苏格拉底说:“一个凶恶的女人能造就一个哲学家。”那么这些企业家早就成哲学家了吗?
  男女之间的财富争夺战永远不会停息。男人付出那么多,买到自由,或许买到的只是下一轮失望;女人得到了赔偿,在某些富豪狭隘的视野里,女人就从妻子堕落为婊子,因为他付钱了。金山银山又如何呢?杜十娘就怒沉百宝箱。而男人呢,已经不是东西了,站着理亏,躺着肾亏。
  盖洛普民意调查发现,加拿大接受调查的160位离婚者中,有61%认为,离婚是他们在生活中经历过的代价最昂贵的事件,不仅在经济上如此,在感情上同样如此。离婚导致 47%的人在财务能力上变弱,35%的人因此负债,22%的人不得不寻求亲朋好友的财政援助,28%的人被迫出卖财物。他们的子女也受到影响,这项民调发现有44%的人自述,无力为子女筹措大学费用。
  
  巨款勒索:最昂贵的离婚代价
  
  任何感情都是纯洁的,但财富腐蚀了它。
  任何感情都是纯洁的,但财富腐蚀了它。65岁的邓香妹,曾与辜振甫有过一段情,因生活陷入困境,1992年向辜老请求给付生活费300万。后来不时写信向辜家或其亲信,表明若不满足需求将公开“私生女事件”,辜家为维护辜老声誉,先后给付1亿多元及两间房屋。
  辜老过世后,邓香妹母女仍继续索财,辜家控诉邓、张母女恐吓取财。在后来的法庭审判时,邓香妹终于松口坦承其女与辜老无关,甚至当庭多次下跪。结果,邓香妹被重判入狱5年,自认是辜老私生女的张怡华则被判刑两年半。
  一世之雄的辜老,没想到还有这些说不出口的苦楚。看来,因为是富豪,所以一段情简直就是一颗地雷,随时会爆炸;或者是自己的软肋,欺软怕硬的女人往往从这个软处猛捏。早知如此,必不当初。
  在美国受到敲诈的变成了女方,女星杰西卡•辛普森向法院提出离婚诉状,要求与影星老公尼克•拉奇分手。尼克提出离婚可以,但杰西卡必须返还他曾送给她的所有珠宝,同时在她提出离婚前拥有的家产当中至少应该有一半归他所有。
  尼克说,他曾给杰西卡买过不少贵重珠宝,而且杰西卡一直管理家庭账目,他知道杰西卡一年至少应该赚到3000万美元,而且离婚是杰西卡先提出来的,她必须给他经济上的赔偿。尼克之所以如此强硬,据称是因为他得知杰西卡在没有离婚之前就曾红杏出墙。
  恋爱就是无数个饭局,结婚就是一个饭局,而离婚是没有饭局,所以,勒索有理?1982年,沙特军火商卡索吉向他的前妻索拉亚支付了8.9亿美元的离婚赔偿金;美国得州富翁萨珀斯坦和他的瑞典妻子苏姗离婚协议金额高达10亿美元,他们将成为史上最高昂离婚案的当事人。
  
  孩子争夺:人是最大的财富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财产和孩子,究竟哪一个更值得争取?价值观不同,导致选择的不同。有的为了方便再婚,相互推诿孩子;有的爱孩子,争得头破血流。
  沙特富商马斯里家财万贯,拥有11部名车、雇用了5名仆人,其子女全在私立贵族名校就读。马斯里刻意隐瞒万贯家财,还强行将4名年幼子女由英国带到中东。英国高等法院法官芒比斥其所为“残忍、无情、冷酷”,并作出首创的裁决:沙特富豪须给予前妻2600万英镑赡养费,其中的250英镑作为前妻争夺4个孩子抚养权的诉讼基金。
  如果莫娜成功争回两子(16及14岁)与两女(12及11岁),即马斯里让他们返回伦敦寓所的时候,该基金便退还予他。法院不居中秉公办理,反而主动介入离婚纠纷,颇为有趣。
  富豪很精明,人是最大的财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在公司里,他都不把员工看成是成本,而看成是资源了,何况在家中?
  某市一千万富豪离婚,开庭时多名人大代表旁听。除财产外,两个女儿成为富翁夫妻争夺的重点。妻子当庭哭述丈夫不忠,说他创业成功后,长期包养大学生:“据我所知有7个女人,如今有个已怀孕,要生了”。但问到孩子的归属,丈夫还是说:“孩子两个我都要。”
  
  股票转让:用股份换自由
  
  主要的问题为股票选择权的分配。
  2006年2月9日,上市公司武汉精伦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因与妻子签署离婚协议,现年40岁的上市公司第五大自然人股东刘起滔,将他所持有的精伦电子的一半股份,合计1150.29万股,价值近3000万元无偿转让给其妻。
  用股份换得感情的自由,在富豪圈中开了先河,即使和美国的网络新贵们比起来,这位刘兄大方多了。尽管硅谷新贵们名下的公司股票选择权动辄价值数百万美元,但分配财产是件耗时、耗神又昂贵的事。其中一个主要的问题为股票选择权的分配,就这部分而言,美国离婚法律并没有清楚的定义。在欠缺合格的“法庭会计师”之下,问题更加扑朔迷离。
  至今美国的法院还无法决定,几乎每位员工都拥有的股票选择权,应被视为财产或收入,因为若是属于前者,夫妇将可平分;但若归为后者,则应属赚取的人拥有。以思科一名高级主管为例,最近就是因为这些议题所引发的诉讼,而已付出高达数百万美元的律师费。
  知名的家庭律师菲尔•汉默指出,人们付不起离婚的代价。所以,大家都在凑合。愤怒、无理要求和不理智都会使离婚案越拖越久,导致原本平分或是准备留给孩子的金钱、资产,无谓的花在打官司上,沦为律师、会计师、私家侦探的巨大收入来源。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