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昂贵的偏爱

作者: 石志坚

  那天,见到赵敏敏时,她眼圈微微发红,表情也有点倦怠。但一头短发梳得非常整齐,脸色冰白。几天前,她刚参加了父亲的追悼会。为了尊重犯人,不給犯人在改造中间留下遗憾,犯人家属身患绝症或逝世大殓,警官一般都会带犯人走出大墙,到医院去探望亲人,尽一份孝,送一份情,或到殡仪馆参加追悼会,送上最后一程,寄托一份哀思。
  我们的交谈自然从她与父亲最后一别开始,她还沉浸在对父亲的沉重愧疚和无限悲痛里……
  石志坚:不管你的表情,还是你的穿着,都透露出你对父亲的深深忏悔和悲痛。
  赵敏敏:是的。那天,队长同意带我出监狱,与父亲见上最后一面,我的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到了火葬场,我一下警车,顾不得队长是否跟在后面,就一路奔跑直往里面冲。见到父亲躺在鲜花丛中,悄无声息地闭着眼睛,安静地睡着,我控制不住情绪,扑过去就嚎啕恸哭。
  “爸爸,爸爸,你醒一醒呀!女儿来看您了。”一旁的亲朋好友都围过来,拉住我并劝道:“如果你爸爸在世的话,是不愿意看到你这么冲动的。”队长也赶了过来,叫我不要激动。我拼命挣脱拉扯我的手,说:“我还没有好好报答爸爸呢!我还没有来得及向爸爸赔礼道歉呢!为什么他就这么快地走了呢?”
  队长劝我说:“只要你今后吸取教训,好好做人,你父亲在天之灵一定会安息的。你父亲也一定会原谅你的。”当时,我一点也听不进周围人的好言相劝,情绪非常激动。
  回到监狱后,我听队长说,那天父亲的追悼会被我搅得乱糟糟,还影响了父亲单位派人来主持追悼会的进程。我感到十分后悔,我不该放纵自己的行为,妨碍别人的悼念。
  
  石志坚:你对父亲为什么会产生如此深的歉意之情?
  赵敏敏:父亲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女儿而犯病的。我对爸爸有还不完的债。在家里四个小孩中,爸爸最喜欢我,无论什么事情都偏心我。然而,我却偏偏没給爸爸争气,反而給爸爸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话还要从我的恋爱说起,由于我长得漂亮,读书时就有不少男生追求我,所以心里自命清高,认为自己是一只白天鹅,什么都瞧不起。爸爸提醒我,不要被自己的外表冲昏头,不能只顾自己不管别人。我却认为他管得太宽了。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选择标准,况且日子是我自己去过的呀。
  后来,我不顾父母的反对,还是找了一个自以为的“如意郎君”。他身材高大,卖相也好。至于他的性格以及为人品行如何,我当时并不怎么在乎。直到自己成了阶下囚,我才感到爸爸的干预是对的。现在想想,这怨谁呢?怨天怨地都无济于事,都怪自己太浅薄,太要面子了。
  
  石志坚:你对父亲有那么多的悔痛之情,可以抽个时间,好好写一篇回忆父亲的文章。
  赵敏敏:非常巧,监狱正准备编一本《两地书》的小册子。里面有一篇文章《爸爸,我对你有无法弥补的忏悔》,就是我刚参加完追悼会后写的。可惜,爸爸永远也无法读到了。这本书还没有出版,我先把文章的大致内容讲給您听听吧。
  那年,我跟老公做起了服装生意。说实在的,我很喜欢那种自由自在四处奔走的日子,时间上不受约束,也不受别人看管。起先,我们赚了一些钱,我很开心,可以改善生活,也可以买一些礼品孝敬父母,让他们瞧瞧,女儿没有找错人!可这只是自己的一相情愿,以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改变了我的人生……
  
  石志坚:发生了什么样的重大事情,改变了你的人生走向?
  赵敏敏:有一次,我单独去浙江义乌批发服装,说好三天回来,可是事情很顺,提前一天就办好了。我想在外一天,就多一天的开销,不如抓紧赶回上海,虽然到上海要深更半夜,但在家里睡觉毕竟是温暖、踏实的。但我错了,当我打开房门走进家里,床上睡着的是另一个女人。
  我发疯般地对老公吼叫:“我在外面辛辛苦苦,你却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
  我又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夜深人静,又怕被别人听见,只好轻声抽泣起来。老公把那个女人赶走后,跪在地上求我原谅他一次。
  我不理睬他,只是伤心地哭。他说:“被别人知道,我俩都没脸去见人。”他的话触到了我的软肋,那时我突然想到的不是其他人如何贬损我,而是怕爸爸的眼光。
  因为当初父亲为了阻止我的这段婚姻,几乎用哀伤的眼神来求我。我在心里不能原谅这个男人,但为了不給爸爸脸上抹黑,为了证明自己的选择,我还是忍辱原谅了他。
  
  石志坚:遇到这种事,处理起来的确很难,一怕伤感情,二怕丢面子,但最终不找一个解决的办法,一味容忍说不定会养痈成患。
  赵敏敏:您说的有道理。人说恶有恶性,色有色胆。我老公规规矩矩了一段时间,又开始“贼心不死”。我说,我有什么地方不如其他女人,我的容貌,我的感情,我的……我搞不懂他为何非要背着我搞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我真不想再看到他,于是壮着胆子说:“我们离婚吧!”他嬉皮笑脸地回答:“好呀!离就离吧。看你如何向你父母交待。”他真无耻,还戳我的痛处。我一天都不想和他生活,恨不得狠狠掴他个耳光,拔腿就离开这个家。可是,我又能回到哪去呢?我没有脸回娘家。
  为了面子,为了有个家,说穿了为了有个安身之地,我只能默认了他的不忠。
  我们这种名存实亡的夫妻生活过了一段时间,他主动离开了家,跟着一个女大款走了。
  他早就该滚蛋了,这种不伦不类的生活快让我窒息了。家庭算是彻底崩溃了,可房屋却保住了,有了生活的安身之地,还能经常去看望父母。那段时间,我的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静。
  
  石志坚:那你应该走向生活的正轨,怎么会走上犯罪道路了?
  赵敏敏:原来丈夫的外遇使我心烦意乱,无心去想其他东西,只是乞求有一个安静的空间,可慢慢却变得无所事事,开始对生活滋生倦意。
  有一天晚上,我无聊地看电视,一则关于男女感情纠葛的电视剧吸引了我。我一集一集往下看,与自己的现实遭遇联系了起来,还产生了一个怪念头,既然男人可以玩女人,为什么女人就不能戏弄男人?我照照镜子,发觉自己仍然很漂亮、很妩媚。
  不久,我也成了第三者,吃别人的、用别人的,不用再风里来雨里去地到处奔波,那段时间我竟然感到很享受。
  然而,这种看着别人脸色过的日子,有时也很不是滋味,就像依附在别人身上的寄生虫。于是,我又动起了心思,何不为那些赚了钱的暴发户牵线搭桥,提供一些性服务?这样,自己不仅可以做一个小老板,有自由的空间,况且自己也有房子,何不用房子生钱呢?可我没想到,我的生意偷偷开张营业没多久,竟然仓促歇业了。
  
  石志坚:干这种皮肉生意,是公安机关一直重点打击的对象,能长久吗?可我想不明白,作为一个女人,你自己曾经是一个受害者,为什么还要去坑害别的女人呢?
  赵敏敏:生活中遇到几次意想不到的折腾,人变得怪了,心态也扭曲了。自己也不曾想到,怎么会变成一个伤天害理的坏女人。
  那天是周末,我去探望父母,刚走进父母家,就有两人紧跟了进来。其中一个陌生人简单地问了我一些情况后,就让我在《拘留证》上签字。我已记不清楚父母闻悉后的惊恐,只记得爸爸一步走上前,用劲捏住那个高个子的手,不许他们把我带走,大声问道:“我女儿犯了什么法了?”
  我眼泪刷地流了下来,那种滋味真是无法形容。在法庭上,我悔恨交加,因为我的私利、无耻、卑鄙,还有我存在的报复心理,使许多人受到伤害,使不少家庭破裂。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看了我給她的淫秽画刊,走上了卖淫的道路;一个新婚不久的少妇,在我的引诱下,搭识港商离家出走了;一个工作不久的女白领,因为我的邀请,从跳贴面舞开始,滑入了流氓犯罪的泥坑;还有……
  想到爸爸对我的偏爱,视为掌上明珠,我不仅没有好好珍惜,反而做了不争气的事,給父母丢尽了脸。
  
  谈话结束后,赵敏敏的忏悔一直在我脑海里翻滚。法国作家莫泊桑的小说《项链》里女主人公玛蒂尔德为了偿还一串“昂贵”的假项链,默默承受了10年的艰辛,虚荣换来的是苦恼人的笑。
  赵敏敏的人生故事同样是生活舞台上演绎的一则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讽刺剧。与玛蒂尔德相比,赵敏敏的“要面子”显得更加可悲、可恶。她也因此身陷囹圄九年,毁了自己的青春岁月,但同时,也給了赵敏敏思考人生的时间。下个月她就刑满出狱了。希望她以后的人生,能一路走好。
  编辑:薛华 [email protected]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