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墨西哥对美贸易反制内容及对美影响分析

作者:未知

  为反击美国自6月1日起对从墨西哥进口钢铝产品分别加征25%和10%关税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墨西哥于6月5日颁布总统令,正式对从美进口部分商品征收15%―25%关税,征税商品清单主要呈现以下特点:精密反击,避免摩擦升级;政治打击为主,集中火力打农产品软肋;负面影响显现,多方压力促和谈。据测算,墨西哥此轮对美报复性关税将造成美国出口下降5.5亿美元,出口增加值减少4.6亿美元,拉低美国GDP约0.002个百分点,美国减少3200个就业岗位。由于美墨双边贸易依存度都较高,尤其墨西哥80%的商品是出口至美国,目前美墨双方加快了谈判进程且取得了一定进展,相比关税摩擦对双方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更应关注此轮美墨贸易摩擦之后,即将形成的全新美墨双边贸易体系。
  一、美墨贸易现状及墨西哥对美贸易反制背景
  (一)墨西哥与美国双边贸易现状
  墨西哥是美国第三大贸易伙伴,2017年美国从墨西哥进出口总额为5605亿美元(UNComtrade数据库,美方数据),仅次于中国和加拿大,分出口和进口来看,墨西哥是美国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和第二大进口来源国。自1994年1月1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生效实施以来,美国和墨西哥双边贸易迅速扩大,2017年美国向墨西哥出口2433亿美元,占美国总出口的15.7%,1994年以来年均增速达7.0%;美国从墨西哥进口由1994年的503亿美元提高至2017年的3172亿美元,年均增速达8.3%。
  同时,美国是墨西哥的第一大贸易伙伴,2017年墨西哥向美国出口占总出口的80.0%,从美国进口占总进口的46.4%(UNComtrade数据库,墨西哥数据)。1994年以来,墨西哥对美国的贸易依存度虽有所下降但仍处于非常高的水平,1998年墨西哥从美国进口占总进口的比重曾经达到74.5%的峰值水平,随后逐渐下降至目前的46.4%,对美出口依存度则长期以来维持在80%以上。美墨作为各自的邻国和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双边贸易对两国发挥着推动国内经济发展、促进就业的重要作用。
  从贸易商品结构层面看,墨西哥从美国进口主要集中在矿物燃料、机械器具及零件、电机电器设备及零件、车辆及其零部件等领域,2017年这四大类商品占墨西哥从美国进口的51%。墨西哥向美国出口最多的则为汽车整车、电机电器设备及零件、机械器具及零件和光学产品,2017年这四大类商品占墨西哥向美国出口的69%。从海关98章商品分类来看,墨西哥从美国的进口和出口均集中在机械器具及零件、电机电器设备及零件、车辆及其零部件等商品领域,这与墨西哥加工贸易占比高的特点有关,即墨西哥从美国进口汽车零部件,在国内经过加工组装成汽车整车,而后出口至美国,可见墨西哥从美进口中的大量机械、电机电器和汽车零部件多为出口拉动型进口。
  由于加工贸易出口生产过程中需要投入大量的进口中间品,一国在加工贸易出口中获取的附加值较低,且墨西哥加工贸易出口占比较高(2012年曾一度高达65%),因此,2017年贸易总值口径下的美墨贸易逆差739亿美元(美方数据),在增加值口径下将明显缩小,据作者测算,增加值口径下的美墨贸易逆差约为450亿美元,约占美墨进出口总额的8%。
  (二)墨西哥对美贸易反制背景
  2017年4月20日,应美国总统要求,美国商务部对进口钢铁产品启动232调查。今年3月8日,在美国对进口钢铝产品发起的“232”调查结果基础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宣布对所有进口钢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经过3月22日和4月30日两轮关税豁免,白宫将对墨西哥的钢铝关税豁免期限延长至6月1日;5月31日,美国宣布将从6月1日起对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征收钢铝关税。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美国从墨西哥进口钢铁及钢铁制品共计63亿美元,只占钢铁及钢铁制品总进口的9.3%,根据美国公布的钢铁相关产品征税清单,预计对墨西哥征税金额约为32亿美元;而2017年美国向墨西哥出口的钢铁及钢铁制品则有98亿美元,占钢铁及钢铁制品总出口的28.3%。即对美国而言,墨西哥是其主要的钢铁出口市场而非主要的进口来源地,可见,美国此轮对墨西哥征税的意图并不是维护“国家安全”、保护国内钢铁行业,而更多的是为新一轮北美贸易协定增加谈判筹码。目前美墨在新一轮NAFTA谈判中的汽车问题上,已进入谈判的最后阶段,且墨西哥已做出较大让步,若美墨在汽车问题的谈判取得突破,将有望尽快形成新的美墨双边贸易体系。
  二、墨西哥对美贸易反制清单内容及特点
  (一)主要内容
  在经历了3月23日和4月30日两轮关税豁免后,美国于6月1日起正式对源产于墨西哥的钢铁和铝加征25%和10%的关税。为回击美国此轮征税的贸易保护行为,墨西哥政府于6月5日正式颁布总统令,谴责美��以“国家安全”为由对进口金属加征关税的不充分、不合理做法,并依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第802条内容,采取同等规模的反制措施:取消对从美进口的猪肉、奶酪等农产品以及钢铁产品的优惠关税待遇,对约30亿美元源产于美国的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其中钢铁产品关税税率为15%―25%,苹果和土豆关税税率为20%,自6月6日起施行;另外,7月5日起再次将猪后腿肉和猪肩胛肉的进口关税税率由10%提高至20%,对乳酪的征税税率则提高至20%―25%。
  (二)主要特点
  1、精密反击,避免摩擦升级
  墨西哥政府出台的对从美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清单,意在回应美国单方面对从墨西哥钢铝产品加征关税的贸易保护行为,此轮反制规模约30亿美元,与墨向美出口钢铝产品受影响规模一致,避免主动扩大贸易摩擦态势。除钢铁制品外,墨西哥反制商品主要集中在猪肉、乳制品,清单范围集中度较高,从征税金额来看,仍为美墨和谈留有充分空间,以猪肉为例,2017年墨西哥从美国进口猪肉类商品共计12.6亿美元,据估算此次反制清单猪肉征税规模在6亿美元左右;钢铁制品(非钢铁原材料)方面,2017年墨西哥从美国进口钢铁制品约98亿美元,此次征税规模仅涉及2亿美元,猪肉和钢铁制品的征税比例较小,为美墨谈判留有充足谈判空间。   2、政治打击为主,集中火力打农产品软肋
  此番墨西哥反制产品清单涵盖了副总统迈克・彭斯的家乡印第安纳州的钢铁、参议员马克卢比奥的佛罗里达州的摩托艇以及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的加利福尼亚州代表区农产品、拥有三名共和党国会议员的爱荷华州的猪肉等诸多农产品。
  农产品确为美国软肋,而这已不是墨西哥第一次以农产品为切入点与美国进行贸易对抗。2011年美国奥巴马政府曾违反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中的协议,取消了一项墨西哥卡车过境美墨边境公路货运方案,墨西哥随即开启强势贸易报复,对美国的90种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最高关税达45%,其中大部分产品为农产品,最终奥巴马政府妥协签订跨境运输协定,此次墨西哥欲延续之前美墨贸易战中的常胜战略,利用农产品作为反制切入点,据悉若美墨贸易摩擦升级,墨西哥将考虑将玉米和大豆纳入征税范围。
  3、负面影响显现,多方压力促和谈
  6月美墨互征关税以来,墨西哥国内多类产品价格飙升,尤以果蔬等农产品为甚,其中苹果上涨15%―30%,蓝莓50%―80%,猪肉9%,钢棒36.3%,为近10年之最。在CPI快速上涨的同时,墨西哥经济增长阻力也在明显增大,7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下调了2019年墨西哥经济增长预期,从3%降至2.7%。美墨贸易摩擦对墨经济的负面影响显现,且墨西哥对美国贸易依存度非常高,出口的80%目的地为美国,鉴于此,在7月1日墨西哥大选结束后,新政府加快了与美国谈判的步伐。目前在NAFTA谈判中 “最难啃的骨头”汽车问题上,美墨已进入谈判的最后阶段,且墨西哥同意将目前62.5%的汽车原产地标准(即汽车部件中要有62.5%来自于NAFTA国家)提高到70%,墨方和谈的动力和意图十分明显。
  三、墨西哥反制清单对美影响分析
  根据墨西哥公布的对从美进口商品征税清单以及2017年从美国进口数据对其报复性关税对美经济和就业影响进行测算。墨西哥对从美进口约30亿美元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预计未来一段时期内将造成美国向墨西哥出口下降5.5亿美元,出口增加值减少4.6亿美元,拉低美国GDP�s0.002个百分点,美国减少3200个就业岗位。
  测算结果表明,墨西哥报复性关税将对美国经济和就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但影响幅度较小,报复性关税目标在于打击共和党的国内支持率,政治冲击重于经济冲击。由于美墨双边贸易依存度都较高,尤其墨西哥80%的商品是出口至美国,目前美墨双方加快了谈判进程且取得了一定进展,相比关税摩擦对双方经济产生的负面影响,更应关注此轮美墨贸易摩擦之后,将形成的全新美墨双边贸易体系。
  (作者为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外经所助理研究员)

常见问题解答